欢迎光临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 工程技术 -> 文章内容

大发游戏官方网站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8年09月25日 08:48:14

  摘要:通过对一所研究型大学2009级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及相关导师的调查,从入学动机与专业认同度、课程体系与教学状况、实践基地建设与实践能力培养以及导师指导情况等四个方面来发现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培养的现状与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相关的改进意见与建议。


  关键词: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教育;专业学位研究生;


  作者简介:张乐平,华南理工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长,副研究员,广州510640;


  一、引言


  2009年3月11日,教育部发出通知,决定在当年已下达的研究生招生计划基础上,增加全日制专业学位硕士研究生招生计划5万名,主要针对应届本科毕业生。自此,全日制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在我国进入了快速发展时期。2011年全国专业学位研究生招生量已经达到14.9万人[1],占当年研究生招生总量的30.1%。国家开展全日制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其目的是“为更好地适应经济社会发展对高层次、多类型人才的需要,增强研究生教育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能力”,“加快研究生教育结构调整优化的步伐”,“积极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培养应用型、紧缺型人才”[2]。全日制工程硕士生的培养主要是从2009年9月开始的。首批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的培养状况如何?承担具体培养工作的相关院系是否已经建立了相应的配套机制?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本人如何看待这一新的人才培养类型?他们是否已经接受并认可这种培养形式?诸如此类的问题都是当前推进我国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改革所亟须关注的议题。


  基于以上考虑,本课题组以Z大学为个案,于2010年6月组织了一次大规模的调查工作。试图通过对一所研究型大学全日制工程硕士生培养状况的深入剖析,管窥我国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培养的现实状况,以发现存在的问题与挑战,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探讨深化我国研究生教育改革工作的对策和措施。此次研究针对不同的调查对象(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和研究生导师)分别设计开发了调查问卷,问卷的主题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研究生入学动机、课程体系建设、实践基地建设、研究生实践能力培养以及导师指导情况等。问卷按照院系和班级进行发放,共覆盖全日制工程硕士专业学位14个领域,发放学生问卷358份,回收有效问卷348份,回收率为96.9%;发放教师问卷245份,回收有效问卷216份,回收率为88.2%。问卷的回收率符合调查的有效范围,可以进行相关数据分析。在对调查数据整理和统计的基础上,本研究主要从入学动机与专业认同度、课程体系与教学状况、实践基地建设与实践能力培养以及导师指导情况等四个方面进行具体分析。


  二、调查结果分析


  1.入学动机与学位认同度


  (1)入学动机与态度。从学习心理学的角度而言,学习动机会对研究生学习的态度与质量产生重要的影响。从2009年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的招生录取情况看,有56.5%的学生是被调剂录取的,另有8.1%的学生是由于“不了解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的情况”或认为“比较容易录取”而报考的。这样一来,全日制工程硕士在读研究生有大约64.6%的学生是在不了解该类型研究生发展情况、甚至是在不情愿的情况下被录取的,只有27.6%的学生是基于“提高自己实践能力”或“看好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的发展前景”而主动报考或选择调剂到了该类型研究生就读(如表1所示)。对于没有主动选择全日制工程硕士相关领域就读的原因,调查结果主要集中在“不了解这种培养类型”、“担心不好就业”和“认为专业学位研究生低人一等”这三个方面(如表2所示)。


  (2)学位认同度。尽管在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招生录取中存在上述问题,但我们也欣喜地看到,该类型研究生的培养工作已经得到在读研究生越来越多的认同,完全对自己所就读的学位类型不感兴趣的研究生比例只有2%。从调查结果来看,目前认可该类型研究生培养工作的在读学生比例已经达到90.5%。其中,主动认可该类型研究生培养工作的学生比例为42.6%,相比2009年招生录取时的27.6%是一个很大的提高(如表3所示)。这说明,Z大学当前开展的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培养工作取得了较好效果。但是,与工学硕士研究生的培养工作相比,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培养工作仍处于弱势地位。在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心目中,工学硕士学位仍然占据优越地位,如果“有机会转为工学硕士研究生”,78.4%的全日制在读工程硕士生会选择转类型。这说明,Z大学全日制工程硕士生培养工作还面临着很大的认同压力。针对教师开展的调查结论也验证了这一观点,76.2%的教师并不认可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这一新的人才培养类型,其中38.5%的教师认为“现在的硕士研究生培养已经是以培养应用型人才为主了”,没有必要再单独开设一种新的类型。由此看来,全日制工程硕士这一新的人才培养类型不仅适应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同时也符合了求学者的内在需求,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与此同时,我们也不得不注意到加大对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招生和培养工作宣传力度的迫切性,“对这一新的人才培养类型的不了解”已严重阻碍了Z大学全日制工程硕士招生与培养工作的有效开展。


  2.课程体系与教学状况


  (1)课程体系。就课程体系而言,Z大学全日制工程硕士课程与工学硕士课程重复度仍然较高。调查结果显示,有15.8%的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认为其学习的课程与工学硕士生的课程完全相同。尽管针对教师的问卷调查数据显示,接近半数的教师认识到实践环节以及科研训练的针对性对培养全日制工程硕士生有重要作用,但是,这种思想上的认识要落实到教学实践活动中还有相当大的距离。认为“没有必要为全日制工程硕士生开发有针对性课程”的教师比例竟高达58.2%,尽管有41.8%的教师认为有开发的必要,但在学校现有政策条件下,“不愿意为全日制工程硕士生开发课程”的教师比例也达到了44.2%(见表4)。其原因主要是学校现有政策缺乏对课程开发的激励措施,包括对教学工作量的认定、开发经费和劳动报酬的支持等。而且,就目前全日制工程硕士生的培养过程而言,课程学习仍然占了研究生的大部分时间。从调查结果来看,68.4%的研究生“把主要时间仍投入到课程的学习中”,有29.1%的研究生仍“没有参与过任何项目研究”。即使在已经参与了相关项目研究的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中,也只有约31.9%的研究生参与的是应用型的实践项目研究。


  在调查中,89.8%的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认为其主体课程应与相近专业工学硕士生课程相同,只需增加部分培养实践能力的课程,而认为其课程应与学术型研究生课程完全不同的比例只有4.6%。这让人有些意外的调查结论也得到了教师调查数据的支持,约51.6%的教师认为全日制工程硕士生和工学硕士研究生的部分课程可以相同,只是在培养实践能力的课程上有所区别。从上课的角度而言,约48%的教师认为“全日制工程硕士与工学硕士研究生的部分课程可以合班上课,而培养实践能力的课程教学应有所区别”(如表5所示)。这说明,学校确定的“在工学硕士研究生教学基础上通过强化实践环节来突出全日制工程硕士培养特色”的发展思路契合了当前在读研究生的需求,也符合了任课教师和研究生导师的培养思路与指导思想,是当前较为可行的发展方向。但是,不容乐观的是,从在读研究生的期望来看,有半数以上的研究生“渴望下一步能使得自己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得到进一步提升”,而对当前课程学习在培养实践能力中的作用调查中,只有26.6%的研究生认为“有较大作用”,高达73.4%的研究生认为“作用不大”,甚至有17%的研究生认为当前的学习对培养实践能力“没有任何作用”。而且,认为全日制工程硕士生课程体系可以与相近专业工学硕士生课程完全相同的比例尽管不高,但仍反映出Z大学师生对全日制工程硕士这一新的人才培养类型还处于缺乏明确认识的阶段。


  以上调查数据反映出,Z大学大部分院系尚没有开发专门针对全日制工程硕士生的课程与教学方式,当前教学工作中对实践能力的培养尚缺乏有效落实,大多数的院系仍未将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实践能力的提高作为培养工作的中心任务,其培养模式仍停留在按照工学硕士研究生培养方式统一对待的阶段。就任课教师而言,超过半数的教师仍未充分认识到全日制工程硕士这种新型人才培养的特殊性,这无疑也会影响任课教师对于课程开发和建设的积极态度。因而,充分认识全日制工程硕士生培养的特殊性,明确其与工学硕士生的区别,并在此基础上通过改进现有的激励措施和政策,尽快开发专门针对全日制工程硕士生的课程体系,是Z大学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培养工作需要重点关注的内容。


  (2)教学方式。从根本上而言,高校课堂教学要发挥培养研究生实践能力的作用,就必须对传统的教学方式进行改革,采用诸如案例教学、现场教学、任务驱动等新型的教学方式。而从调查结果来看,Z大学目前针对全日制工程硕士生的教学方式仍存在不少问题。调查数据显示,只有2.5%的研究生认为“院系采取了完全不同于工学硕士研究生”的教学方式,即使加上“采用具有实质性不同的教学方式”,其比例也只有8.4%。而认为与工学硕士研究生教学方式完全相同的比例却达20.8%,如果算上“有所不同,而没有实质性差异”的话,该比例将高达91.6%(如表6所示)。


  来自教师群体的调查数据也印证了以上结论。来自教师的调查数据认为,“当前全日制工程硕士生培养方式有明显特色”的只占2.8%,而认为与工学硕士研究生培养相比“差别不明显或毫无差别”的比例却高达74.4%。在课堂教学方面,84.6%的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仍然是与工学硕士研究生以“同样的方式上同样的课程”,只有1.4%的研究生“经常到实践基地现场上课”,而只有9.2%的研究生“经常上以案例教学为主的课程”。尽管来自教师的调查结果显示,“较多应用案例教学法”的比例已达到30.2%,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Z大学教师为培养全日制工程硕士生所付出的努力,但与此同时,案例教学法“用得不多”甚至是“很少使用”的比例也达到了69.8%。因而,优化教学内容组织方式和课堂教学方式,使之更加适应培养高水平应用型人才的需要,这是Z大学教师未来需要努力的方向。


  3.实践基地建设与实践能力培养


  (1)实践基地建设。实践基地是培养高水平应用型人才的重要依托,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实践能力的培养和提高在很大程度上都与其实践环节的完成情况相关。而从调查结果来看,Z大学全日制工程硕士实践基地建设情况不容乐观。尽管92%的教师认识到实践基地的重要性,但“为学员积极建立实践基地”的比例却只有21.3%,另有46.6%的教师“根本没有想过这一问题或有想法但并没有付诸实施”。这一数据尽管受到了全日制工程硕士生教育开展时间较短等因素的影响,但同时也反映出教师对于学校推进实践基地建设的工作并不是特别配合。


  就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的调查数据来看,51.8%的研究生仍然处于“还不了解什么叫实践基地”的状况,只有8.2%的研究生“进入了实践基地并开始了实践教学”,另有12.4%的研究生“只是到实践基地看过一两次”(如表7所示)。而来自教师的调查数据表明,56.6%的教师认为“目前学院的实践基地无法接受全部的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对于将要安排进入实践基地的研究生,有58.1%的教师所采用的“仍主要是以教师本人的临时课题为依托安排研究生参与相关企业技术开发”,而并没有形成稳定的实践基地接收与培养人才机制。对于这部分到过实践基地的研究生来说,其实践教学指导状况也存在很多问题,只有22.5%的研究生“有明确的企业指导者”,其中还包括有8.6%的研究生认为“指导的效果不好”;高达55.6%已进入基地的研究生尽管也得到了指导,但并“没有明确的指导人员”(如表8所示)。调查发现,当前实践基地存在的问题主要集中在:思想上不重视对实习生的培养;为实习生提供的锻炼机会少;不为实习生安排接触企业核心技术的机会;没有为实习生安排高水平的企业导师;企业导师责任心不强;不能提供有效指导以及把实习生只是当作劳动力对待等。就目前的实践基地所发挥的人才培养作用而言,只有28.6%已进入实践基地的研究生认为“实践基地可以极大地提高自己的实践能力”,而高达44.9%的研究生对实践基地在培养自己实践能力中的作用“持怀疑态度”,另有26.5%的研究生认为实践基地对培养实践能力而言“效果不理想”。


  以上调查数据反映出,Z大学的全日制工程硕士培养实践基地的数量与质量仍有待进一步提高。在数量上,当前的实践基地仍不能充分满足培养全部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的需要;在质量上,尽管当前的实践基地在培养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的实践能力方面已经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但是,人才培养中的合作仍较大程度地停留在一种“临时用工”的层面,尚未真正把培养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的实践能力作为校企合作的中心内容。因而,就实践基地建设而言,一方面要增加实践基地的数量,继续开拓实践基地的建设途径,扩大实践基地的总量,保证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都能在实践基地得到培养,同时,也要提高实践基地的质量,充分体现其作为教学培养基地的教育意义。而且,从调查结果上看,在实践基地的建设中,“人情关系”目前仍是基地建立的关键因素,这一比例超过了一半。这说明,全日制工程硕士培养实践基地的建设与管理尚未形成制度上的规范化,很容易出现由于相关人员的离职或职务调整而导致实践基地难以存续的尴尬局面。因而,如何建设更加稳定的实践基地,探索基地建设的规范化模式,是强化全日制工程硕士培养实践基地建设工作应重点关注的内容。


  (2)实践能力培养。实践能力培养是全日制工程硕士生培养工作的核心,是国家推动高水平应用型人才培养改革工作实施的着力点。然而,就调查数据来看,Z大学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的实践能力培养工作仍然没有引起培养部门的足够重视,大多数院系的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的培养仍采用“与工学硕士研究生培养混在一起”的做法。调查数据显示,55.4%的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认为当前的学习“对提升自己的实践能力没有帮助”,73.4%的研究生认为“不能很好地培养自己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有接近46.7%的研究生要么参与的是“理论性的研究项目”,要么“根本没有参与过任何研究课题”。而且,高达65%的教师反映学院制定的全日制工程硕士生培养方案“并没有吸收行业、企业或实践基地的人员参与”,即使在吸收行业、企业的人员参与培养方案制定的院系,也仅有12.1%的教师认为行业、企业的人员在培养方案的制定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对于全日制工程硕士生的课程开发,49.8%的教师反映“没有吸收行业、企业的人员参与”,尽管50.2%的教师表明课程开发与建设吸纳了行业、企业的人员参与,但只有7.9%的教师认为行业、企业的人员在课程开发与建设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就当前全日制工程硕士生培养工作而言,实践能力培养的第二个重要途径就是校内的实验模拟,也就是利用实验室的资源来模拟企业的生产实践,分析产品生产的原理与流程。但是,Z大学的这一途径目前开发得也不够充分。只有2.1%的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反映“自己比工学硕士研究生使用实验室的次数还多”,而61.7%的工程硕士研究生是“与工学硕士研究生一样使用”的,另有17%的工程硕士研究生反映“使用实验室的次数还比不上工学硕士研究生”。就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自身的情况而言,有61.7%的研究生“并不了解自己所就读专业高级应用型人才的知识结构和能力结构”,在入读前,有72.6%的研究生“几乎没有和就读领域的实践部门有过接触或很少接触”。有68.4%的研究生的“主要时间仍是投入到紧张的课程学习中”,只有8%的研究生能“拿出足够的时间用在参与实践工作”方面。在学校教育与实践基地培养的衔接问题上,接近50%的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认为应“把学校教育和实践基地的培养有机结合起来,实践能力才能发展得更好”,而且“要提高自己的实践能力,必须尽早进入实践基地,接触实践工作越早越好”,但这一调查结论却没有得到教师群体调查数据的支持,56.6%的教师认为,“全日制工程硕士生实践能力的培养并非就一定要借助于校外基地来进行”,即使这是合理的,也很难做到。


  由此看来,Z大学尽管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认识到了全日制工程硕士生实践能力培养的重要性,并在培养方案制定、课程开发和建设以及实践条件的创设上做了一系列的改革工作,但是,其改革的效果与质量仍有待提高。同时,在培养实践能力的形式上,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与教师的观点仍存在较大差异。因而,如何协调发展,统一认识,真正把握住行业企业的真实需求,并使之融入到全日制工程硕士生的培养体系中,这是Z大学研究生培养工作面临的艰巨任务。


  4.导师指导情况


  导师指导是研究生培养工作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全日制工程硕士生导师指导的情况如何呢?从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调查数据来看,认为“(校内)导师对全日制工程硕士生的指导与工学硕士生的指导完全没有差别”的比例竟高达45.1%,如果算上“放在一起指导,但没有明显差别”的情况的话,这一比例将高达75%。只有约8%的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认为“导师对两类学生进行的是有很大差别的单独指导”(如表10所示)。


  从指导次数而言,35.9%的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超过一月才和(校内)导师有一次联系”,“一周能和(校内)导师联系一次”的比例仅占到28.1%。就是对于这样的指导频率,反映校内导师“指导效果不佳”的比例仍高达53.7%,而认为校内导师“指导次数多,学生收获也比较大”的情况只占被调查研究生总数的15.9%。在校内外导师合作指导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方面,认为“校外导师完全可以配合自己的指导工作”的教师只占到18.1%,有39.9%的教师认为“和校外导师的联系非常少”;有30.4%的教师反映“校外导师不能或基本不能配合自己开展对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的指导工作”,只有18.9%的校内导师认为“校外导师配合得较好”(如表11、表12所示)。从表11和表12的数据分布可以看出,校内外导师联系沟通情况的比例分布基本上与他们联合指导研究生合作情况的比例分布一致。也就是说,平时联系密切的校内外导师,其对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的指导工作配合得也较好;而那些平时联系就比较少的校内外导师,其对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的指导工作配合得也不好。


  以上调查数据反映出,当前Z大学教师对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的指导与对工学硕士研究生的指导混在一起的现象较为普遍,导师对该类型研究生的培养未能采取更有针对性的措施。在指导工作中,导师对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的指导次数偏少且效果不佳。在保障全日制工程硕士生实践能力培养的重要环节——双导师制的运行方面,其合作机制仍需要进一步的探索和加强。对于Z大学,如何调动校内外指导教师的积极性,强化校内外导师间的交流与合作,提高导师指导的针对性,紧紧围绕全日制工程硕士生实践能力培养的主题,强化各个培养环节的监控和评估,这是下一步在导师指导方面应着重考虑的问题。


  三、对策与建议


  透过Z大学一些调查数据,我们可以对全国的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培养工作有一个大致的了解。文中调查数据所反映出的问题尽管是Z大学的问题,但却从一个侧面展现了当前我国高校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培养工作的现实状况。新事物的发展与完善毕竟有一个过程,正所谓“始生之物,其形必丑”,全日制工程硕士生培养工作也需要在发展中不断完善。基于Z大学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培养的现状与问题,结合对影响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培养质量的相关因素分析,本研究提出以下四点对策。


  1.强化实践课程建设


  课程学习是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校内培养环节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是,学什么、如何学却是我们需要重新思考的问题。针对全日制工程硕士生培养目标的要求,实践能力培养始终是该类型研究生培养的核心内容。从根本上而言,传统理论课程的学习是重要的,因为这是各类人才要获得长远发展所必备的基础知识储备。但是相对于学术型的工学硕士生,全日制工程硕士生的课程体系中却需要开发另外一类新型的课程———实践课。这类课程尽管不是全日制工程硕士生课程体系的主体,但在这类研究生的培养中却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其课程所涉及的教学内容以及教学方式都是传统课程所不能取代的。实践课程的开发和建设需要得到行业、企业的支持,要结合企业中生产的实践经验,并对这些丰富的实践知识进行提升,建立与课程理论知识的连接,并最终构建出一套全新的知识体系。这就要求全日制工程硕士生的任课教师要强化与企业生产一线人员的联系与合作,把生产中应用的最新知识吸收到教学内容中,把教室搬到企业的生产车间,把企业的生产线搬到教室,从根本上改变传统的教学内容组织形式。


  2.改革传统的教学方式,大力推进案例教学等


  新型的教学方式


  无论是什么样的课程,最终都要落实到教学的层面。我国高校传统的教学主要是教师在课堂上讲授系统化的理论知识,学生根据教师的讲解和分析,理解与记忆基础理论与基本公式,并用之解决一些书本上的练习题。这种教学方式对于基本理论和基础知识的学习是必要的,也是有效的,但对于培养应用型人才而言,其效果却并不理想。应用型人才更注重知识的应用,更注重运用所学知识来解决生产实践中的问题,并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培养自己的实践能力。而这是传统教学方式所很难达到的。案例教学恰恰可以弥补传统教学的不足,它借助于丰富的案例,把企业生产实践中一个个活生生的现实问题及其解决方式经过一些技术化处理后搬到教学中来形成案例,在课堂上进行展示和分析。这不仅可以提高基础理论知识学习的效率,也为没有机会参与生产实践的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创造了一个模拟解决生产实践问题的机会,培养他们的理论知识应用能力和解决实践问题的意识,为后期的企业生产实践奠定良好的基础。


  3.多渠道推进实践基地建设,强化校内外导师间的联系与合作


  实践基地是全日制工程硕士生实践能力培养的重要依托,积极推进实践基地建设是我国高校培养高水平应用型人才必须高度重视的一项工作。实践基地的建设要不拘一格,充分利用高校的各种社会资源拓宽基地建设的渠道。实践基地在构成上可以有校级层面的大型公共基地,也可以有院系级层面的中小型公共基地,还可以有导师通过个人关系建立的小型基地。同时,在保证实践基地数量的前提下,要逐步提高实践基地建设的质量,让实践基地在培养全日制工程硕士生实践能力中真正发挥重要作用。另一方面,实践基地的重要性还体现在全日制工程硕士生培养的双导师制中。我国高校在全日制工程硕士生培养中实行双导师制,基本上是和实践基地捆绑在一起运作的。因而,实践基地的数量和质量也直接影响着校外导师的数量与质量。针对校内外导师联系少、校外导师不能提供有效指导的现象,高校应强化对实践基地的监督和管理。对合格的校外导师,要建立稳定的合作机制,明确校外导师的责权利;对于不适合指导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的校外导师,要坚决予以辞退。同时,也要加强对校内导师的约束和管理,对那些长期不从事校企合作研究,与企业没有稳定合作项目的导师,也要视情况进行适当分流,使其不再担任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导师。


  4.积极推进全日制工程硕士生培养评价标准的制定工作


  评价是培养工作的指挥棒,建立有效的评价体系和评价标准是推进全日制工程硕士生培养的一项重要工作。全日工程硕士是一种全新的人才培养类型,我国高校,尤其是一些高水平的研究型大学,对该类型人才的培养仍存在不少的疑问与顾虑,诸如“把研究生培养矮化了”、“把研究生培养成了多读两年书的本科生”、“研究生培养与职业教育已经没啥区别”等言论就是这种疑问和顾虑的集中表现。这些疑问和顾虑也反映出目前我国高校教师对于全日制工程硕士生培养工作认识不到位,同时也反映出相关教育管理部门对于这种新类型研究生培养标准导向工作的滞后。众所周知,评价是导向,有了明确的导向,大家做事才有分寸和目标。工程硕士学位与工学硕士学位是两种不同的学位类型,其差异是在于类型而非学术水平。因而,从某种意义上而言,这两种类型的人才培养根本就不具有可比性。全日制工程硕士研究生的评价标准肯定不同于传统的学术型研究生,再用工学硕士生的评价标准来看待全日制工程硕士生的培养,肯定是不合时宜的。因而,尽快建立与高水平应用型人才培养相适应的评价标准,积极推进标准的实施与完善,建立相配套的全过程监督机制,是我国当前有效推进全日制工程硕士生培养工作的重要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