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网,权威的论文发表,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的位置: -> 秘书文秘论文 -> 文章内容

大发分分11选5

作者:网 更新时间:2015年10月26日 21:11:14

众所周知, 文学艺术起源于生产劳动。那么, 和我们生活工作密切相关的应用文起源于何时呢? 翻开中国古代文化历史文献就会发现, 应用文和文学都起源于人类的生产劳动, 它是人们在生产劳动过程中根据自身的需要而产生并直接为生产生活服务的。

在远古时代, 由于生产力水平低下, 社会分工不明确, 反映这种生产关系的作品问世后, 很难说它是属于满足人们实际生活所需要的应用文还是属于满足人们某种审美需求的文学。特别是在应用文刚出现的蒙昧时代, 应用更是其唯一目的。如果说文学的发展源头可上溯到文字发明以前, 那么应用文则比文学更早, 从神话传说和后人的记载中, 应用文的起源可以上溯到原始社会。

一、应用文产生的物质基础

原始形态应用文的出现并非偶然, 而是有其必然性的。我国的原始社会是指自四五十万年以前的远古时代, 到传说中的尧、舜、禹时代。在人类没有语言和文字的情况下, 先祖们只能通过肢体语言, 用眼神和手势交流。人类为了生存,他们必须外出狩猎, 后来慢慢地学会了对动物的驯养和繁殖; 他们种植各类农作物, 又促进了农业发展。这都为人类的生活和进化提供了可靠的食物来源, 也为原始社会的进一步发展奠定了物质基础。

但是, 由于当时社会生产力水平极为落后,先民们对一系列自然现象如刮风、下雨、电闪、雷鸣等不能理解; 他们在与外来入侵者抗争时常常失败, 于是认为冥冥之中有神灵在支配, 才导致各种灾害频繁发生, 抗争频频失利, 于是先民们开始膜拜神灵。这样, 祭祀等宗教活动开始出现。在这一系列活动中, 他们越来越多地意识到只用单纯的手势和眼神已远远不能满足彼此交流的需要, 为了记载生产和生活、弥补记忆的不足, 迫切需要创造出一种符号, 即一种人人都能理解、认同又能把众人紧密联结起来, 并通过互通信息、表情达意、协同动作的物质形态, 准确、细致地表达完整意思的符号, 于是就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创造口头语言的想法。

为了指挥复杂的生产劳动, 要求众人协同动作, 我们的祖先发出了一连串的语言, 这就是原始的口头应用文。人类创造这种口头语言, 首先是由于生存的需要, 它的目的在于应用。总之,人类社会发展的需要, 决定了应用文必将出现。

二、原始社会应用文的表现形式

在原始社会, 应用文最初有三种表现形式,即口头应用文、实物应用文、图画记事应用文。

1.自然、质朴的口头应用文

口头应用文是指在文字出现之前, 以口述形式向他人交待事情的一种方式, 它是因生存的需要而出现的。在漫长的原始社会, 虽然成熟的文字还没有出现, 但是, 以口头及各种物象符号出现的原始应用文已经以其自然、质朴的形式, 开始传播信息并发挥积极作用了。

据《史记·五帝本纪》记载, 舜(约公元前22世纪) 摄行天子之政时, “五岁一巡狩, 群后四朝。徧告以言, 明度以功, 车服以庸”。《史记正义》注: “徧音遍。遍告天子治理之言也。”可以说这是口头的“公告” “通告”。

原始社会自然灾害较多, 经常洪水泛滥, 致使“洪水滔滔, 天下沉渍, 九州淤塞, 四渎壅闭”。面对频发的自然灾害, 先民们为了生存开始治理洪水。于是他们首先要制定系列详细的计划, 以便统一指挥行动。

《史记·夏本纪》中关于大禹治水有这样的记载: “舜曰: ‘嗟, 然!’ 命禹: ‘女平水土,维是勉之。’” “禹乃遂与益、后稷奉帝命, 命诸侯百姓人徒以傅土, 行山表木, 定高山大川。……令益予从庶稻, 可种卑湿。命后稷予从庶难行之食。” 这里的“命” “令” 就是口头的“指令性公文”。

从《史记·五帝本纪》中“徧告以言” 的“公告” “通告” 到《史记·夏本纪》中的“命”“令”, 它们的出现, 或者是出于统治者治理国家的需要, 或者是人类为了保护自我, 都是因生存的需要而产生的。

2.记事载言的实物应用文

实物应用文是指以实物记事和载言, 即借助某种实物来记述所发生的事情。它包括两方面,一是结绳记事, 即用绳子打结的方法来记录事情; 一是实物记事, 如在竹片、木片上面刻画出一定的记号来记录事情。

《周易》上说: “上古结绳而治。” 郑玄《周易注》中说: “结绳为约, 事大, 大结其绳; 事小, 小结其绳。” 因为原始社会没有文字, 随着生产的发展, 社会生活日趋复杂, 人们在经济关系中为了制约双方, 往往需要记载彼此往来的情况和周围发生的重大事件, 于是在出现口头应用文的同时, 也有了作为凭证的各种物象“应用文”, 我们称之为实物应用文。

结绳记事在古籍中有很多记载。如《周易》上说: “上古结绳而治, 后世圣人易之以书契。”《老子》中有: “使民结绳而用之。” 《庄子·胠箧》载: “昔者……融氏、伏羲氏、神农氏, 当是进也, 民结绳而用之。”

结绳记事是原始社会统治者治理社会的一种方式, 以达到“治” “统” 的目的。因此, 我们可以理解为这就是后来的公务文书。

可见, 结绳是在文字出现之前, 人类为了实用的目的而创造出来的一种记事载言的简单方法。

在近代边远的西北西南等地区, 仍保存了结绳记事的方法。如独龙族用结绳计算时间; 广西瑶族以打结记账; 西藏珞巴族人相约亲友赴宴,先分送打结的绳子, 亲友们每过一天就割去一结, 用这种方法来帮助记忆。

实物记事出现在原始社会晚期。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 产品也有了一定的剩余, 各部落在相互交换自己的产品时, 为了制约交易双方恪守信约, 于是就出现了契约。在无文字之前, 这种契约仅是刻有记号的竹片。这不仅在《魏书·帝纪契》《隋书·突厥传》中有所记载, 在《礼记·曲礼上》也有记录, 如“献粟者执右契”。孔颖达疏: “契谓两书一札, 同而别之。” 在没有文字之前, 可能是把记号刻记在竹片上, 对折剖开各执一半, 只有合在一起通过验证吻合后, 才能起到凭证的作用。约, 有约定、约束之意, 互相恪守以此为信。这实际上具有“协议” “合同” 的性质。

《列子·说符》中也记载过这样的故事: “宋人有游于道, 得人遗契者, 归而藏之, 密密其齿, 告邻人曰: ‘吾富可待矣’。” 这里说的“契”, 可能就是从中曲折对剖开的一块木版, 双方各执一半, 需要验证时, 合在一起即可证明,这正是“合同”, 即“合起来相同” 的本意。而“契” 这个字, 据考证, 其字形正是用一把刀在一块木头上刻下痕迹。

由此推测, 在没有文字发明之前的时期,最早的经济合同就是用刀在竹片、木片等上面刻画或灼刻出各种各样的记号, 以此作为彼此交换的凭证。

这种方法近代也有保存, 如北京民族文化宫陈列的云南西盟佤族记账木刻, 显然就是为了记事载言创造出来的。

3.借助符号表情达意的图画记事应用文

图画记事即借助形象的符号以达到记事的目的, 它可以表达实物记事无法说明的抽象事情,也可以用来说明较为复杂的事情。因为实物记事毕竟只能记载一些简单的事情, 而且多是本人清楚外人难以理解的事情。如果说明一些较为复杂的情况, 并让外人了解自己的主要意图, 这就要借助比结绳、刻画更为形象的方法, 于是就出现了图画记事应用文。

比如, 主人准备请客, 突然被族人叫去狩猎, 于是就在自家墙壁上画一头身上中了箭的野兽, 以此告之客人自己外出打猎不能等候的原因。也有用实物摆出图形的, 如突然有外族入侵, 自己随族人提前出发, 就会在一些交叉路口, 或折弯或折断树枝, 或摆放几块石头, 以此告之自己的去向。

神话传说“黄帝大战蚩尤” 中也有图画记事的记载: “天遣玄女下授黄帝兵信神符, 制止蚩尤, 帝因使之主兵, 以制八方。蚩尤没后, 天下复扰乱, 黄帝遂画蚩尤形象以威天下, 天下咸谓蚩尤不死, 八方万邦皆为弭服。” 这则神话传说反映了当时不仅有了“信” “符”, 而且有了图画, 而象形文字正是由绘画发展起来的。黄帝战败蚩尤后, “合诸侯符契圭瑞, 而朝之于釜山,犹禹会诸侯于涂山然也。” 战斗胜利, 诸侯会师,要“合符” 才能确定身份、地位。“符” 是一种符号, 《说文解字》中解释: “符, 信也。汉制以竹, 长六寸, 分而相合以取信。” 在远古时期,“符” 是部落传达命令或征兵调将的凭证, 彼此双方各执一半, 以验真伪, 这就是原始的、没有文字的“证明”, 相当于现代的证明信或凭证。

我国云南僳僳族也发现了传信的木刻, 其形状和火柴盒大小相似, 正面刻上符画, 三个人、月亮、礼物。大意是: 你们派三个代表过来, 在月圆之时与我们相会, 我们送三包礼物给三个代表。这例符画记录了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央政府到云南僳僳族慰问的整个过程。可见, 图画记事不仅带有明显的实用性, 而且有较为复杂的表情达意、传递信息的作用。

三、原始形态应用文对现代应用文的指导意义

原始社会从始到今已绵延数十万年, 我们的祖先在生产劳动、经济往来、频繁战争、各类宗教等活动中, 创造出了原始形态的应用文, 它不仅可以记事载言、协同动作, 还可以传递信息、表情达意。可见, 实用是应用文的根本属性, 是以应用为目的的, 它起始于人们的各种实际需要。因此, 后人就其性质名之为“应用文” 也就不难理解了。

郭沫若在《古代文字之辩证的发展》中指出: “刻画的意义至今虽尚未阐明, 但无疑是具有文字性质的符号。我国历代的器物上, 无论是陶器、铜器, 或者其他成品, 有‘物勒工名’ 的传统。特别是在殷代的青铜器上有一些表示族徽的刻画字, 和这些符号极相类似。由后以例前,也就如由黄河下游以溯源于星宿海, 彩陶上的那些刻画记号, 可以肯定地说就是中国文字的起源, 或者中国原始文字的孑遗。” 这段文字明确指出仰韶文化中的刻画符号已具有文字性质, 是人们出于实用目的而创造出来的文字的雏形, 其后两千五百多年出现的甲骨文字, 正是这种刻画符号发展延续的结果。

从仰韶文化遗址中出土的彩陶上看, 上面刻画的线条、花纹, 均有数字的含义; 刻画的动物和花纹, 像鱼、鸟、鹿、虫以至人面, 都已经有了形象的概念。这些符号整齐、规范, 且有一定的规律, 它与结绳记事已经有很大的区别。

应用文经历了原始社会漫长的孕育时期, 在没有出现有型的文字之前, 应用文以口头、实物、图画等形态而存在, 这种原始的形态是形成书面语言应用文章的胚胎。实物、图画两种形态与文字的产生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因此推论,应用文的实物、图画形态是文字的原始形态, 是文字的雏形, 而书面语言的应用文章又以文字的产生为基础, 两者相辅相成。

可见, 最初的“应用文” 不仅在原始社会人类的生产、生活中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对后来文字的产生、文章的形成也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同时它又是许多现代应用文的源头。例如我们现代公文中的命令、令、通告、公告, 事务文书中的书信(证明信、留言条)、合同等, 均是由它们发展而来的, 并且早已成为现代应用文中不可缺少的常用文种。